劍中仙博看小說網
博看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入骨寵婚:誤惹天價老公 >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:離開

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:離開

作者:燕歸爾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離開

    白霜是婦產科醫生,昨晚上夜班,今天一早就該下班的,但是因為同事有事耽擱了一會,來接班接晚了,所以她才多收了一個身份證上叫唐皎皎的‘早孕孕婦’。

    本著誰收的病人誰負責的原則,白霜在交完班之后并沒有直接回家,而是又回到了急診室的觀察室,等著這位不知道什么原因暈厥的孕婦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她推算的時間,半個小時這位孕婦差不多就會醒了,事實再次驗證了她的醫術,半個小時剛過,床上的人就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看到她清醒過來,白霜也放了心。

    “這是哪里?”

    白霜一愣,這聲音,怎么聽著跟之前有點不一樣。

    她當然不會知道,聲音不同是因為“人”已經不是同一個人了。

    這是主人格唐皎皎回歸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醫院,你忽然昏倒了。”白霜也沒有很糾結聲音的問題。

    唐皎皎覺得有點頭疼,緩緩坐了起來,揉著眉心問道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從血項上來看沒有什么事,不過因為你懷孕了,沒敢給你做ct掃描,所以不確定會不會有其他病灶。”白霜回道。

    唐皎皎的手指一頓“懷、懷孕?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白霜就覺得她有點奇怪,怎么感覺跟失憶了似的。她干脆把b超單拿給她“你自己看吧,早早孕,還不到一個月。”

    唐皎皎的手都在抖,她沒有去接,她視力很好,能清楚的看到上面的結果。

    早早孕!

    三個字不僅刺痛了她的眼睛,還刺痛了她的心,她的臉色瞬間變的蒼白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你是來洱海旅游的嗎,有沒有同伴或者家屬,我幫你通知他們。”白霜關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家屬?

    不,她不能讓蕭恩知道。

    她搖頭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來的嗎,那你住哪個酒店,我送你回去。”白霜又問道。

    回去?

    不,她也不能回去。

    她要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慌忙下了床,還差點跌倒,幸好被白霜扶了一下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唐皎皎抬頭,忽然覺得白霜的側臉很熟悉,只是這種念頭一閃而過,她現在心里亂的很,也沒有細想。

    和白霜告了辭她就跌跌撞撞的離開了醫院,白霜只覺得這個孕婦好奇怪。之前明明很高興的來驗孕,現在又好像很受驚的樣子,前后反差就像兩個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縣城。

    蕭恩帶熊貓打完疫苗之后就打算回去了,因為最近是旅游旺季,回去的路上有點堵車,到家的時候都過了中午了。

    “明月,我回來了,餓了吧,我馬上做飯。”進了門,他就喊道。

    但是卻沒人回應他。

    “還沒回來嗎?”蕭恩放下熊貓,朝臥室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臥室里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不應該這么久還沒有回來,不會是出什么事了吧。

    他心里擔心,趕緊拿出手機打電話,卻被提示“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。”

    蕭恩心里頓時咯噔了一下,慌忙去了隔壁敲門。

    來開門的是洽洽的媽媽,不等她說話,蕭恩就問道“白姐,你見著明月了嗎?她沒跟你一起回來嗎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。”洽洽媽一頭霧水“我今天還沒見著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蕭恩大驚“她不是和你一起給洽洽打針去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。”恰恰媽更懵了“洽洽今天不該打針啊。”

    蕭恩心頭頓時升起了不祥的預感,來不及多說就又跑回了家,進了臥室先打開了衣柜,衣服全部都在,行李箱也在。

    他又去檢查了梳妝臺,拉開抽屜就看到了一個盒子,上面寫著驗孕棒。他眼睛一跳,慌亂的拆開盒子,里面掉出來一個用過的驗孕棒,顯示著一深一淺兩條紅線。

    蕭恩的眼睛瞬間就瞪大了,兩條紅線代表懷孕這種常識他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懷、懷孕了。

    蕭恩的腦子嗡的一下炸開了,他跌跌撞撞的又開始翻箱倒柜,最后發現少了護照和身份證。

    皎皎,是你回來了嗎?

    蕭恩的心口一陣陣泛著疼,為什么回來了要離開,是因為接受不了懷了他的孩子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美國,紐約,墓園。

    沿著幽靜的小路拾階而上,到了盡頭的時候有一座墓,墓碑上是一張年輕男人的黑白照片,看生卒日期的話就會發現,年輕男人過世的時候不過二十五歲。

    照片是黑白的,卻不影響年輕男人的英俊,他是一個混血兒,混血兒都很好看。還是皎皎記憶中的樣子,一點兒都沒有變。

    離開洱海之后,她就直接回了紐約,一下飛機就來了這里,已經在墓前枯坐了幾個小時了,她也不說話,也不流淚,就只是抱著膝蓋,默默的坐著。

    天空不知何時開始飄起了蒙蒙細雨,眼前的照片漸漸模糊,她的身上也漸漸濕了起來,直到頭頂出現了一把大黑傘,為她擋住了風雨。

    她緩緩抬起了頭,看見了一張更為英俊的臉。

    “爹地……”她聲音沙啞,帶著一點點委屈。

    唐簡把手伸給她,聲音溫潤的就像傘外的細雨“爹地來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皎皎把手放進了他的大掌里,他把她拉起來,把傘遞給她,然后在她身前蹲下。

    她像小時候那樣趴在他的背上,不管她長到多大,爹地的后背永遠像以前一樣寬闊,一樣安全。

    她漂泊了幾十個小時的心漸漸安定下來,被唐簡背著,一步步遠離身后的黑白照片。

    “爹地,我想你了。”她的眼皮有些沉重,想睡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感情內斂,一聲嗯中,也包含了對女兒的心疼和想念。

    皎皎把下巴擱在唐簡的肩膀上,腦袋隨著他行走間一點一點的,手中握著的大傘也在她閉上眼睛的時候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唐簡也不在意,繞過了掉落的黑傘,放輕了腳步。

    墓園外就停著唐家的車,看到他出來,保鏢立刻打開了車門。

    唐簡小心翼翼的把女兒放進了車里,吩咐司機回家。

    低調的商務豪車緩緩的離開了墓園,朝著唐家的方向開去。

    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