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中仙博看小說網
博看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玉京仙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撼山震地真仙術

第二百五十一章 撼山震地真仙術

作者:掩耳盜鈴01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經歷的世事多了,人心都是會變的,鬼仙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鬼仙轉世,肉靈更改,不能真我如初,即便李廣陵曾經也是一個有情有義的正道仙人,但如今聽說到禪月世尊的傳承,也按耐不住貪念殺機。

    “禪月世尊的佛塔地宮,早已被盜掘,不知這武釋天,如何住在佛塔之下?”

    李廣陵詢問細節,他清楚當年的情況,禪月世尊死后,并未公開,世人不知道禪月世尊死了,只以為是閉關修練,或者云游四方去了,直到幾十年后,禪月世尊去世的消息才被知曉,所以禪月世尊的葬地也成了一個謎。

    并且當年佛宗興盛,佛宗高僧的駐地和遺址,皆備受供奉,沒人敢冒犯,直到乾仙帝登位后,佛宗逐漸沒落,這些駐地和遺址,皆被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九曲山的佛塔地宮被盜掘,李廣陵曾經也親自來探測過,并未發現疑點。

    劉善明說道“地宮之下的地層,應該還有洞天,可以從山崖的石壁遁入,但地層太深,具體如何,我也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李廣陵的心思轉得飛快,繼續問道“這武釋天的模樣如何,身高幾尺,年齡大概多少?”

    外行看熱鬧,內行看門道,肉身成圣的身形體質是非常重要的關鍵,身形越高大魁梧,力量越強橫,而年齡越年輕,精氣神越旺盛,李廣陵經歷過十大高僧的歷史,對肉身成圣很了解,可以通過這些細節,大致推斷對方的實力。

    劉善明說道“武釋天遮掩了真身,我們沒有看清他們的模樣。”

    李廣陵略微皺眉,看來這武釋天的行事也很謹慎,不動聲色的說道“既然如此,我親自去拜訪一下武釋天,或許能找到關于李茹忻的線索,師侄,我且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話完,李廣陵起身就走,劉善明連忙說道“前輩,我為你引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師侄不必這般客氣,打擾你們了,無須勞煩。”

    李廣陵回絕了,劉善明也不好再多言,只得行禮相送。

    送走了李廣陵,劉善明的臉色有些凝重,他當然也看出來了,此事的疑點很多,李茹忻原來是與左護法一起同行,那么很顯然,李茹忻獨自一人來拜訪,分明是想拖住他們,讓左護法可以方便行事。

    不過李茹忻和左護法都死了,難道與武釋天有關?

    以劉善明的推測,武釋天很可能是一位陽神境的高手,確實的說,武釋天是修習肉身成圣,應該稱為陰陽境。

    按照六道輪回的說法,天道、人道、阿修羅、鬼道、畜生道、地獄道。

    肉身成圣乃是天人道法,也就是天道,位居六道眾生之首,而尸解仙只是鬼道,鬼道與天道相比,差距非常大。

    按照前朝鬼仙的心得,在不依靠法寶外物的情況下,鬼仙需要三轉修行,才能抗衡相同境界的天人道法。

    前朝方仙一直隱居世外,其實也是為了回避佛宗,鬼仙不敢與天道爭鋒,只能躲得遠遠的,直到乾仙帝為了長生不老,冷落佛宗,大興仙道,仙道才得以入世。

    如果這武釋天是陰陽界的高手,那么需要三轉陽仙才能對抗。

    當然,三轉對抗,這是指一般情況,具體修行的功法、神通、心境、悟性、個人體質等等,以及神兵法寶等等,諸多因素都會造成差距。

    當年縉云拓,只有先天中層的肉靈境,不用武器,就赤手空拳,一招打死陰箓派陽仙顧應天,威震天下,坐鎮京城,讓其他陽仙高手都不敢妄動,號稱天下無敵。

    李廣陵離開后,施展虛空挪移的身法,快速穿過山嶺,徑直前往九曲山南面的佛塔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李廣陵就來到山崖上,但只是遠遠的眺望佛塔,沒有冒然靠近。

    只見李廣陵手執印決,虛空畫符,布置了一個護法大陣,隨即閉目凝神,一道念頭出竅,化為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影,正是李廣陵的陰神,飛向了佛塔。

    來到佛塔前,先巡視了一遍,并未發現疑點,按照劉善明所言,是在佛塔地宮之下,但地層太深,土石堅固,氣場無縫,猶如一塊鵝卵石,李廣陵也無可奈何,除非把這整個山崖挖掉。

    不過在仙家三十六玄通里,有一招名曰撼山震地。

    只見陰神搖身一變,化為一尊神靈法相,高一丈,魁梧威嚴,怒目瞪眼,身上纏繞一條大蛇,這是道書里描述的“操蛇之神”,乃是上古山神。

    修練道法玄通,大多都有心法配合,觀想神靈或自然景觀為法相,凝聚出了法相,代表對領悟的深刻,心境如真,猶如自身化為神靈。

    山神法相,這是五行法術的土系上乘道法,乃是上清府的內門精髓。

    五行道法除非了五行虛空,還分別有五系法術。

    只見山神法相彎腰俯下,手掌按在地面,鬼仙念力滲透,大地氣場共鳴,激起一股波紋蕩開,波紋之后,又一股波紋緊隨其后,然后又一股波紋。

    一股又一股的重疊,猶如水里的波浪,后浪推前浪,越推越遠,越推越強,地面也隨之震動了起來,越震越強,一浪接著一浪,撼動山體,大地振動,山崖連連搖晃,猶如地震了一般,整個山嶺被驚動,鳥兒驚飛,野獸出巢,發出一陣哄亂。

    河邊的小廟,張閑剛回來,正在思量著如何學取玄真道法,既然他已經被玄真道發現了,干脆就直接上門拜訪,借口交流道法,只要被他多看幾眼,也就能推演出來。

    這時,突然感覺地面傳來一陣振動。

    雖然距離較遠,振動很微弱,但張閑的知覺細微,清晰的察覺了變化。

    “發生地震了?”

    張閑先是一愣,還以為是地震,但接著反應過來,這振動很有規律,顯然是人為造成,而這振動的來源方向,正是佛塔山崖。

    “應該上清道或司天監來人了,這地面振動的手段,莫不是撼山震地!”

    心里的念頭一瞬而過,他目光一凝,眼有重瞳,看向了佛塔的方向,不過距離較遠,中間山嶺阻隔,不能直接看見,他的眼神直接望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目力凝視,重瞳變化,變得異常深邃,猶如深不見底的虛空,倒影出一幕幕光影。

    人的眼睛就是一個透鏡,領悟了鏡光術,他沒有照本宣科的修習,而是融會貫通,納為己用,與重瞳結合,目力凝聚天上,配合虛空玄妙,觀看天空的光線。

    光線就是視覺的來源,天空沒有阻擋,視覺清晰,但光線是向天上折射,需要正對光線,才能看見畫面。

    虛空成像是把光線從側面倒影,再扭轉空間方位,讓光線正對視覺,所以就看見了。

    他的重瞳玄妙,可以直接看見陰陽三界,在眼里,虛空就是一個立體空間,直接從天空捕捉一縷光線,比鏡子倒影更簡單。

    他的視覺,猶如直接從天上俯視,一眼就看清了佛塔的情況,只見一尊陰仙鬼神在撼動大地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鬼神,遠比李茹忻和左護法更厲害。”

    他自言自語的稱贊了一句,仔細觀看這法術,鬼神發出的念力,與大地氣場共鳴,像波浪一樣潰散,一浪接著一浪。

    不過這波浪的規律很玄妙,看似是水波一樣,但暗含玄機,水波是越推越弱,這振動的波紋卻是越推越強。

    他的心念一動,查找到李茹忻的記憶,這撼山振地乃是仙家仙術,蘊含天地自然之規律,乃是上清府的上乘道法,但李茹忻不會此術,也沒不知道此術的詳細。

    “仙術是以自身微弱之力,推動自然規律,運用天地之威,故曰道法自然,果然玄妙無窮。”

    他自言自語的感嘆,一時間,也沒看出其中玄機。

    確實的說,他看出了振動的規律,但他沒有辨認出其中玄妙,這牽涉到了天地自然蘊含的大道規則,他對自然的認知還不夠,遠遠沒達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程度,超出了認知之外,所以不明玄機。

    不過記下這規律,以后慢慢的研習揣摩。

    他的視覺移動,巡視四周,在透視的目力下,一切都是透明了,很快就找到了山林里的李廣陵。

    察看過李茹忻的記憶,他一眼認出了李廣陵,大長老這一系的高層之一。

    “來得好,正好觀看一番上清府的正宗仙術。”

    “多殺幾個大長老這一系的人,也算是間接幫助了李證一,李證一身為上清府之人,不方便出手,就由我代勞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念頭一動,劍匣機關打開,寒光一閃,五行飛劍齊出,他手捏劍訣,對著空中一比劃,施展天遁劍術,五劍一震,一瞬掠過,遁入虛空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山嶺里,李廣陵弄出這么動靜,就是為了驚出武釋天,過了好一會兒,佛塔下沒有反應,李廣陵只得念頭一動,陰神回竅。

    “莫非武釋天殺人后就離開了?或者外出了,這方圓幾十里,都應該有所感應,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李廣陵抬手一揮,撤去了護法陣,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只見虛空蕩起一圈圈的波紋,五柄飛劍憑空浮現,從五個不同的角度,封死退路,速度奇快無比,一瞬襲向李廣陵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