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中仙博看小說網
博看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馬過江河 > 最終章.烽火卷長空 273.生擒郭興

最終章.烽火卷長空 273.生擒郭興

作者:溪柴暖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平躺在水面之上的郭興,感受著江水浸入雙眼所帶來的酸脹,一時之間,竟有些想哭的沖動。遙想自己兩次攻打幽北,出征之際,都是何等的意氣風發,揮斥方遒。可無論自己打出了怎樣傲人的戰績、奠定了何等的必勝之局,卻都會在距離大獲全勝、僅有一步之遙的關頭,被莫名其妙的一舉擊潰。

    而且兩次率軍出擊,他已然選擇了完全相反的進軍方略,最后竟然得到了同樣的一種結果之前的東海關是這樣、如今青山城也是這樣。

    正所謂勝敗乃兵家之常事,如今的郭興,已經能夠坦然接受失敗;但他卻迫切的想要知道,自己的失誤究竟出在了哪里……

    郭興一邊默默地流著眼淚、一邊隨著水流越飄越遠;耳邊的呼救與喧嘩之聲、也逐漸熄滅,隨著水勢的飄搖,他的意識也逐漸開始模糊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漂了多遠,恍惚之間,郭興只覺得自己的后腦勺、輕輕撞上了一塊木板,發出了“咚”的一聲脆響。意識混沌的他受此一擊、猛然清醒過來;雙手下意識地胡亂一揚,竟叩住了一側船梆……

    “真他娘晦氣!魚沒上鉤,倒撞來了一個“順江倒”。罷了罷了,我來看看到底是活的還是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身披小褂、頭戴斗笠的精瘦男子,在船頭架穩魚竿之后;端著一桿旱煙袋、慢悠悠地走到了小船的側面。他低下頭來向船側望去,正好與面色慘白、皮膚浮腫的郭興對上了眼神……

    “呼,終于得救了!我還活著,麻煩兄臺先把我拽上船去可好?”

    看著郭興諂媚的笑容,這漁夫歪了一下腦袋、叨咕了一句“算你命好”,便伸手將郭興從水里撈上了傳來。兩世為人的郭興、四仰八叉地平躺在船艙之中,勉強喘勻了幾口氣、隨后才清了清嗓子,開口便是瞎話

    “謝兄臺搭救,小可名喚郭中平,乃是燕京城中的一名儒生;近日游學至此偶遇亂兵行搶,只能躍入江中、以求生路。今幸得兄臺出手搭救、活命之恩如同再造;可惜在下被亂兵所劫、囊中羞澀一貧如洗、大恩大德也無以為報。不知恩公可否賜下姓名、以便小可日后相認?”

    “嗨,舉手之勞,有沒啥可謝的呢?我就是個打漁的,叫蕭富。”

    郭興點了點頭,隨即強撐著坐起了身來

    “蕭恩公在上,小可日后必定為您立起一座長生牌位、早起三炷香、夜晚九叩首,向上蒼祈求您壽延百年、福澤無邊。不知……尊駕艙中可否留有食物,在下腹內饑餓難耐……倒叫恩公見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嚴格來說,郭興自稱郭中平,倒是也不算瞎話,畢竟這是他求學之時的表字。而且郭家大少爺乃是名門之后,幼年時起,便開始習文學武,本就是個文武雙全的青年俊才;如今他扮起落難的北燕書生,也毫無破綻可言。

    漁夫蕭富聽完他這一番言語之后,無可奈何的擺了擺手,指著船尾炭爐上的一口小鍋說道

    “大魚不能給你吃,這都是人家酒樓定下的鮮貨;那鍋里燉的是賣不上價的小雜魚,旁邊還有一個包袱,里面裝的是干餅子,餓了的話你就吃那個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之后,蕭富也不再搭理他,一挑手中魚竿、一尾活蹦亂跳的大鯉魚、驟然躍出水面!

    頭暈目眩、四肢乏力的郭興,勉強挪到了炭爐旁邊,手忙腳亂的打開那枚粗布包袱,露出了里面的一疊干餅子。此時此刻,他再也顧不上什么文人的修養、將軍的體面,只知瘋狂的往嘴里塞著食物。那些干硬至極的餅碴、將他的口腔與牙齦、割開了無數道口子,血液的腥咸與麥粉的香甜,在他口中融為一體,更激發了他壓抑許久的旺盛食欲……

    而蕭富耳聽得身后的咳嗽與咀嚼之聲、回頭見到他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樣,也緊皺眉頭嘆了口氣。隨即他端著旱煙袋、起身走到船尾,將還沒被他塞進口中的半塊干餅搶了下來,又伸手將鍋蓋掀開……

    嚯!

    隨著香氣撲鼻的水蒸汽升騰而起、一鍋湯色紅亮的江水燜雜魚、就這樣呈現在郭興的面前。

    無數條新鮮的各色小魚,在這架小鐵鍋中碼放的整整齊齊;在兩圈雜魚的中間、還燉著各式各樣的野蘑菇、上面蓋著一把清澈透亮的粉絲;鍋底是油亮濃稠的暗紅色湯汁、在炭火的溫柔烘焙下、不斷翻滾出調皮的氣泡,并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氣、令人食指大動。

    如此實惠的美味,瞬間擊潰了多日未曾吃到熱食的郭興,令他感動的幾乎再次落淚。

    “沒人跟你搶,我這餅子干,用湯汁泡軟了再吃,就不會扎嘴了。另外這些魚已經燜酥了,不用防著魚刺扎嘴……”

    還未等蕭富說完,郭興立刻將干餅丟入了鍋中,并直接下手拽出一條小鯽魚,整條塞入嘴中大肆咀嚼起來。

    正如蕭富所介紹的一般,這魚已然燜至皮焦骨酥,肉也猶如棉絮一般軟爛、極好入口;而吸飽了魚湯的各色野雜菌,軟嫩多 汁,更附帶著軟韌滑彈的嚼頭;而那原本堅硬刺嘴的干面餅,如今也浸足了咸鮮濃郁的濃汁;彼此搭配起來,竟顯得格外的相得益彰。面對這樣的美味,莫說他郭興早已經餓丟了魂魄;就算就是在平日里,他也無法抵擋此等誘惑。

    猶如風卷殘云一般、整整六張臉盤大小的干餅全部下肚;而那個燜魚的小鐵鍋子、也被他用餅擦的是干干凈凈,連一滴油湯都沒有留下。終于吃飽喝足的沁巴日郭興,只覺得腦中不斷傳來幸福的眩暈感、他憑著最后的意識,勉強自己道了一聲謝,便腦袋一歪、裝在船板上鼾聲大作,睡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蕭富重新架上魚竿、端著煙袋走上前去,用力拍了拍他的臉蛋;見郭興毫無反應,便反身走到船尾,點燃了一盞昏黃的燈籠。

    過了約有一刻鐘之后,三條快船跨江而來,一名身披校尉皮甲的齊元軍校官,跨步躍上蕭富的船尾,彎腰仔細辨認了一番,差點沒把嘴角咧到耳朵跟上

    “虎頭腰封……這不是郭少侯爺嗎?據說他的武藝著實不錯,你是怎么拿住他的?”

    “一鍋魚,六張摻了蒙汗藥的干餅,市價一兩銀子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嘖嘖,你這命是真好啊!咱齊元軍的幾萬弟兄、沒黑沒白的忙了幾十個日夜,可這條最肥的大魚、卻自己蹦到你的船上了!請客啊,必須得請客!”

    蕭富笑著點了點頭,又彎腰拎起了一柄剖魚刮鱗的小刀子,緩緩走到郭興身邊,手腳麻利的連下四刀,將對方的手腳大筋全部割斷。隨后,他用江水洗凈了刀身和手臂,指著正在流血的郭興說到

    “已經收拾利落了,你們把他抬走吧。我今天的魚還不夠數、還得再釣一會呢……”

    幽北三路的漁行把頭蕭富,在眨眼之間、便將文武雙全、將帥之才的郭少侯爺,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廢人;其手法之老辣、認位之精準,都令這位齊元軍的老行伍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對方重新收斂了神色、彎腰伸手、剛想要架起郭興向對船扔去、卻突然又被蕭富出言打斷

    “慢著,還忘了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之后,蕭富伸手敞開了郭興半干的前衣襟,又撿起那柄小刀、刺上了一個淺淺的“墨”字……

    天光大亮,東幽路總督李子麟,正在校軍場點兵,忽然有手下傳令兵來報

    “報!稟李督,昨夜丑時前后、敵酋郭興束手就擒;如今已由六營校尉押至大荒城外、是否要將此人下獄看押,待他清醒之后好生拷問一番?”

    李子麟本想點頭應承、可眉頭忽然一皺,又搖了搖頭說道

    “郭興此子牽連慎重,我等皆無權審問。你現在去一趟城北三山鏢局、掛上一支“活鏢”,把郭興交給他們押往奉京城、送予陛下駕前御審。”

    此人得令而歸,李子麟則扶攏盔頭甲胄、又重新系緊腰間寶劍,邁步站上了校軍場的拜將臺。

    除李子麟之外、拜將臺上還站著一名漠北壯漢。此人被數道繩索捆的活像是個粽子,雙眼與嘴巴也被布條死死封住,然而他卻始終面無懼色,仍昂首挺胸的迎接暖陽的撫慰。

    李子麟走上拜將臺之后、照準對方的膝彎連踢三腳、卻仍然未能將他擊倒。

    李子麟冷笑了一聲、回身從兵器架子上取來一柄金錘,掄圓了胳膊,將對方的膝蓋砸碎;隨后,他又換上一柄短斧、伸手拽著漠北漢子的鼠尾辮、對著脖頸劈砍而去……

    從頭到尾、李子麟連一個字,都沒有對他說過。

    由于二人的姿勢不便發力、所以李子麟剁了三下,才終于胡勒根的首級斬下;隨后,他揚手將頭顱扔下拜將臺、擎起那桿沾染了胡勒根鮮血的幽北王旗,高聲喝道

    “將士們,隨某出征!”

    李登留下的家底、再加上李子麟暗中重新混編整訓,如今的齊元軍,已經渡過去蕪存菁的階段、變成了一支真正意義上的軍隊。而他們的第一場實戰,便是奉皇命跨江而過、全面清繳中山路北境、收復幽北失地。

    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