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中仙博看小說網
博看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桀夫難馴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收服逆屬

第一百五十五章 收服逆屬

作者:商角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宮九歌專研術法的同時還得管轄半個家族產業,對于宮家猝不及防的易主,下面的人各懷鬼胎,陽奉陰違。宮九歌用了四天三夜的時間,將下面的運行體系了解了個透徹,擇日,她便尋了個時間將樞紐上的幾個重要人物聚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少主,”率先開口的人是宮余的忠屬,名喚李奇,被宮余一手提拔起來,對他忠心耿耿,“雖然這些都曾是家主名下之物,但是家主去了以后,二爺心無旁騖,獨自承擔起家主留下的爛攤子,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,現在二爺雖然將這些都歸還給了少主,可你也不該忘記他的恩德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”與李奇交好的人附和,“二爺的功勞大家都有目共睹,少主雖有了掌權宮族的資格,卻是不能忘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”宮九歌聽著這些人句句附和李奇,似笑非笑,“諸位可有什么好提議?”

    那些人看她好說話的模樣,各自對視一眼,以李奇為首開口說“在下認為,少主年紀尚輕,唯恐難當大任,不如問過二爺,再當決斷。”

    “林執事以為如何?”

    本來隔岸觀火的林蕭突然被點名,下意識地看了眼泰然自若的宮九歌,他這邊實在拿不準對方的想法,但是有一點他清楚,李奇要遭殃。

    “不如何,”林蕭表態,“在下只是效忠于宮家。”至于宮家誰做主,于他而言并沒有關系。

    李奇見林蕭沒聲明站哪一方,不過想想對方往日行事就是如此,遂作罷。

    “一白。”李奇突然聽到上首的人喚了一句,接著一只雪白的小東西跑了進來。

    來了宮家一段時間,一白就一直呆在房間內。難得有了放風的機會,一白很是開心。后腿猛地一瞪,整只獸就要往她身上掛。

    一聲清脆的響聲吸引的李奇的注意力,原來是小獸把像是金鎖一樣的物件給碰掉了,等等,金鎖?

    李奇目光一凝,仔細看著掉在地上的長命小金鎖,金鎖邊緣處掉了一顆金鈴鐺,像極了,他的幼子身上帶著的那一個!

    宮九歌伸手彈了彈一白毛絨絨的額頭,“去,撿起來。”

    一白并不想動,賴在她懷里,尾巴撒嬌似的纏在她手上,宮九歌并不吃這一套,將話重復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奇心神大亂,想要問個清楚,偏偏對方在旁若無物地逗弄寵物,眼神都沒給他一個。地上金光閃閃的小物件越看越眼熟,李奇起身便想把東西撿過來仔細查看,偏偏他一出手,懶洋洋的一白猛地竄起,將地上的金鎖一口叼起來。李奇下意識地伸手去奪,東西近在咫尺,卻被無形的屏障擋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李奇一急,下意識便要動手,宮九歌眼尾動了動,抬手一道威壓降下,李奇遍體生寒,雙膝不由控制的彎下,重重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無不睜大雙眼,看著這邊的異樣。

    發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“劉老板這是做什么?”宮九歌明知故問,揉了一把一白的頭。

    李奇看著她的神色,咬牙道“你為什么會有我幺兒貼身帶著的長命鎖!”

    “不如劉老板猜猜我為什么會有?”宮九歌將長命鎖拿出來在他面前晃了晃,不等他看清便將東西拿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奇心里火燒火燎,奈何左右幾次他只看清缺了一個鈴鐺,其余細節一概不清楚。李奇為宮余辦事多年,狡兔三窟,有不少人想過對他家里人下手,從未有過得手,但是要說和宮家主族的人交鋒,他一個做下人的可一點都沒勝算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!”李奇咬牙。

    “該說劉老板想要什么才對,”宮九歌說,“畢竟本少主年紀尚輕,難當大任。”她一字一頓,將剛剛李奇的話重復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奇臉色難看,到底是不敢賭家里人的安危,暫且屈服,不甘不愿道“愿聽少主差遣。”

    發生了什么事下面的人并不清楚,但是他們聽到了李奇的最后一句話——

    愿聽差遣!

    這怎么就愿聽差遣了?!

    “劉老板,”先前和李奇同一戰線的人也懵了,“少主還年輕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李奇依舊動彈不得,卻生怕錯過宮九歌的一點情緒,下面人的不懂顏色生怕對方報復到他家人頭上。

    李奇不曾得到對方表態,只得自己出頭,說“少主是家主在時既定的繼承人,家主在雙十年紀便將宮家治理的井井有條,想來少主也不會差到哪去,李奇原為少主效力。”

    長篇大論下來,李奇感覺身上輕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承蒙劉老板看重,”宮九歌雙腿交疊,眉眼帶著刀鋒一般的弧,看向底下的人,說,“諸位以為如何?”

    林蕭笑而不語,其他先前附和過李奇的人心里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宮九歌看著下面的人,不管他們心里是怎么想的,總之面上一個個的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待其余人散盡,宮九歌單獨將李奇和林蕭二人留了下來。得知了商行的近況,宮九歌先謝過二人的鞠躬盡瘁,然后將一白藏在身下的長命鎖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劉老板似乎很喜歡這個小東西,那就送給你當見面禮了。”

    一白很不悅的叫了兩聲,被宮九歌強行鎮壓。

    李奇接過長命鎖,迫不及待地翻看,檢查了好幾遍,結果發現,這不是他孩子的那一個!一種被愚弄的恥辱感涌上心頭,李奇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“上面有些小瑕疵,本是特意定做的,但是金店里的學徒動了心思,偷工減料,這不,下面的金鈴鐺還被碰掉一只,想去評評理的,但是和老板有私交,這事兒就這么算了,畢竟對方也賠了五十兩銀子,外加一對鑲著翡翠的金鐲子。”宮九歌說。

    李奇一腔怒火就這樣被澆熄,連一絲火苗都不曾幸存,原因無他,就是因為對方所言便是他的親身經歷!那不經意的過往被一個全然陌生的人攤開揉碎,鋪層在了面前。李奇冷汗漣漣,內心錯綜復雜。

    二爺這次的對手竟然這般棘手!

    “還要多謝林執事了。”宮九歌看一眼坐壁觀火的林蕭,開口說。

    林蕭一時不解“少主何意謝在下?”莫不是感激自己剛剛沒刻意出言排斥她,這個理由可就牽強了。

    宮九歌笑而不語,將話題轉開。事畢,二人相繼退下,臨李奇出門,宮九歌道了句

    “想著為原主效忠,總要讓現在的主子覺得你有留下的價值。”

    李奇心思被她拆穿,臉色一變再變。最后只留下一句

    “屬下不敢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