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中仙博看小說網
博看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弄獸 > 第九十二章 第一附屬靈獸契約斷裂(下)

第九十二章 第一附屬靈獸契約斷裂(下)

作者:六一超人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“哼,若那小子有命出來,我定要將之做成人彘,永受折磨。”慕容凰坐在主位,一掌捏碎手中的琉璃杯盞,身旁的白玉象也感到了主人的怨恨,猛地一踏地,象鼻一揚,響聲震天。

    廳下跪伏的眾人連忙把頭埋得更深,煞是惶恐。

    原來那天古川進去沒多久,慕容凰就悠悠轉醒,一見自己赤身裸體,身上僅蓋有一破布掩體,又見白玉象和白虎傷痕累累,一個躺在地上一個被埋在石堆中,稍一回想,就記起了自己暈過去時的場景,瞬間明白這是古川搞的鬼。

    她還未去想古川一個小小士境實力怎能將自己弄成這個樣子,怒火已如浪潮涌滿整個身軀,像她這種自詡高雅,修養甚高的人都直接在心中咆哮“xxx!”,胸口劇烈起伏。

    稍一檢查了自身情況,發現沒什么大礙,救出兩只靈獸,從空蟻中拿出一套完整的衣衫,直接召喚出鸞鳳,飛回女兒莊,在大廳召集眾人,大發脾氣。

    慕容英地位特殊,站在慕容凰右下側,此時按耐不住,走到中央“莊主,我進去把他抓出來,狠狠收拾一頓給你泄恨。”一如既往地潑辣。

    慕容凰搖搖頭,先不說慕容英能不能把古川抓出來,她就連進都進不去。

    慕容凰左下側的青衣女子嫣然一笑,神情很是淡然“莊主,你想啊,進去了多少個人了,沒有一個活著出來。就算他福大命大活著出來了,那不正好嗎?剛好可以從他那打探些情報,等打探清楚了,諒他一個師境小賊也逃不出我們莊子。”

    慕容凰好歹也是一莊之主,強忍下怒火,逼迫自己冷靜思考,覺得青衣女子說的不錯,微微點頭,眉頭有些舒展,但仍舊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,她有兩件事一直沒給眾人說。

    第一件事就是古川突然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實在莫測,現如今回想起來慕容凰都不免心悸汗寒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就是慕容凰已經失身于古川,她之所以不說這事,自然是為自身面子和名節著想,畢竟一莊之主被人強暴,其羞辱之甚強于殺身,慕容凰醒來察覺自己身體變化后,差點又氣暈過去。

    縱使慕容凰向來自負高貴,不屑殺人,此事過后心里都瞬間羅列出上百種折磨之法。

    “英兒,你帶些好手去把洞口處堵住,若留不下活口就把他就地正法。”慕容凰想了想“如果打不過,萬不可逞強。”

    慕容英躬身“是!”心中卻不以為然“打不過他?笑話。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“瑜婆婆,你讓小白降下去一點,我好仔細找找。”火玥兒和林天瑜同坐在白毛紅頂雀的身上,向下俯瞰著,探頭探腦,著急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在尋找自己丟掉的寶貝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那個叫古川的小子有子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瑜婆婆,一路上這個問題你問了不下十遍了,當時子羨爺爺交代古川的時候我在一旁聽著呢。”火玥兒看到林天瑜這種急切的表情很想笑,因為她從沒想過一個老婆婆的臉上還能再出現花般的笑容,雖然花瓣是滿臉的褶皺,但此刻看起來別樣美麗。

    火玥兒自從知道負雪老人就是噬靈層中那老人心心念的林天瑜之后,就連忙和她一起出來尋找古川,所依借的就是古川身上的空蟻,畢竟那空蟻是火玥兒給他的,或多或少有點聯系,不過這種聯系極其微弱,火玥兒兩人已經尋了五六個方向了,均弄錯,如今又重選了個方向尋去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古川站在一座青山前,身上魔氣翻騰,入魔更深了。

    此地本是一片無垠沙漠,處處都是沙流滾動,唯獨此處突兀地有著一座青山,不甚長,但連綿蜿蜒,似龍臥。

    古川是循著蜃龍的氣息找來的。

    如是入魔前,古川必定會立即想到這恐怕就是慕容凰所說的龍脈,畢竟在鳥獸皆散,人煙全無的沙漠之地還能有如此旺盛的生機之物,也就非天下至壽之物——龍脈莫屬。

    但古川此時入魔已深,完全想不到這一層,不過這絲毫不影響古川的動作。

    古川本能地察覺此物和蜃龍有關,不由分說,沖將上去,啪啪兩掌,咻咻兩腿,砰砰兩拳,都用上了全力,打得山脈盡搖,青光暗淡。

    明明是蚍蜉撼大樹的姿態卻打出了蠻子敲戰鼓的味道。

    又是兩下,蜃龍忍受不住,現出龍身,飛在古川頭上,身影虛浮了不少,想來是龍脈受損的緣故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,別打了,你劃個道道來,我都依你。”蜃龍開始求饒,心中諸多無奈。

    古川不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要我這龍脈不是嗎?好我分你四分之一。”蜃龍抬高條件。

    古川依舊不理。

    “三分之之一。”那古川一拳打在了龍脈要害處,蜃龍不禁身子一晃,言語滯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定要和我拼命不成!。”蜃龍見古川一直不理自己,招招都是用盡全力,直打得青山晃蕩,頓時膽由心中起,飛撲下去,龍爪迅捷逼人。

    古川此時入魔比之前更甚幾分,同樣的,實力和戰斗技巧也幾番增長,察覺到蜃龍襲來,直接反手一抓,扣在龍喉,叫他動彈不得,另一只手拳拳向他臉上招呼,只打得他眼角碎裂,龍犄歪折,最后已奄奄一息,僅憑一口氣吊著。

    想直接打死一條龍原是幾乎不可能的,但蜃龍并非此刻本體,而是一道分神,而且受過重傷又受鳳凰之力鎮壓,加之蜃龍引以為傲的精神力量剛好為黑魔氣所克制,一旦其沾上黑魔氣,便如飛蛾遇火,白馬犯青牛,被壓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又是幾拳,古川活活將蜃龍給打死,詭異的黑魔氣更是纏上其魂魄,將其焚燒得魂飛破滅。

    古川當然不滿于此,轉身對著青山龍脈,又是拳拳轟去。

    “報莊主,那雕塑有異動。”一名身穿鎧甲英姿颯爽的女子在慕容凰前半跪拱手。

    “嗯。。我知道了。”慕容凰略一沉吟,她有鳳凰血脈,自然是對這一變動感受的最為清楚,不禁又喜又憂。喜的自然是這心頭之患如今除去,蜃龍式微,鳳力必將重掌主權,而女兒莊作為鳳凰血脈的繼承人,必定也是受益無窮。

    憂的自然是古川。

    用膝蓋想也知道,這事必定是古川做的,他既然做成了之前幾百好手都做不到的事,必有獨到本領,慕容凰又聯想到他之前扼住自己喉嚨,強暴自己的場景,心中又寒了幾分,莫名地打了個抖抖。

    古川站在破損的青山面前,兀自出神,眼中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凡是此地帶有蜃龍氣息的東西他都悉數毀滅掉了,竟有種不知何去何從之感。

    正當時,古川手上的靈紋突然黯淡了一點,心中莫名覺得失落,像是掉了一塊肉,隱約中覺得有什么東西斷掉了,就像是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朋友突然去世,抑或是一位相知相愛的親人身亡。

    那一條紅色的聯結著兩人之間的線驟然變成成灰色,古川不知為何,感到心中萬分凄涼而孤獨,眼淚不受控制的流出,一下子就模糊了灰暗的世界。

    古川蹲了下來,捂著臉,淚水從指縫中溢出,身子微微顫抖,哭得像個孩子。

    古川的第一附屬靈獸,天胤手下鐵血悍將——昊,陣亡!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